莎乐美——《梦中浮桥》文评

@正经的牢头

【而那爱情的神秘要远胜死亡的神秘】

牢头老师这篇文描绘的是一种偏执的爱情,或者根本不是爱情,而是一个自私懦弱的人以所谓改造美的名义,自私地占有了美本身。却在最后还是醒悟,真正的美丽是鲜活的,而不是人偶,不是画卷。最悲剧的是,始作俑者悔悟太晚,受害者已经被改造成了美丽的木偶,受害者自己也陷入一种斯德哥尔摩的情绪中无法自拔。

坦白说这篇文的争议我也看见了,不要怀疑太太对小吴的爱哈。人类的爱有很多种,浅层次的爱慕,深情起来能为了对方去死,还有一种就是独自占有,不让别人看到。高鹤无疑就是最后一种,他所认为的白纸其实并不是白纸,他的自私毁了小吴的美。

感官世界,源氏物语,枕草子...

求《居天地间》的txt,西皮是原创攻和夏木

隐杀那篇有人要看后续吗?要就来一篇,我还挺喜欢黑道大佬X大明星的设定的

为了K

失踪人口回归,拯救tag人人有责。

CP:秦风X夏木

没有坑品,没有良知,挖了就走!


为了K


00


找到你了。


01


2017年10月7日。


燃烧的木柴堆,照亮了整个天空。


火光下,秦风的侧脸明明暗暗看不清楚,他从旅行包里掏出了压缩饼干,就着当地人热心给的酒,勉强填了填肚子。泸沽湖景色很美,晚风有些冷,秦风紧了紧身上的衣服。

为什么会来泸沽湖,他也不知道。难得的八天假期,表舅唐仁拉他踏上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他早就习惯了这个表舅的脱线,正好他们没什么生意,就来了。秦风现在对很多事情非常无所谓,他的忍耐区变得非常非常大,可能因为是老了。


每当秦...

骨色香片(八)

啊啊啊啊啊啊啊

正经的牢头:


第八章


  高鹤比他想象的要平易得多。


  他身上没有廖琮卫惶惶不可终日的不安定感,他的房子很明亮,窗户上的玻璃擦得很干净,李嘉恒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在房子里看到阳光的感觉了。他可以坐在下午的落地窗前,任凭上海冬天灰蒙蒙的太阳照在他没有血色的皮肤上,他睡一个踏实的回笼觉,醒来身上会多一条法兰绒的毯子。


  廖琮卫给不了他的安全感,竟然意外地从高鹤的身上得到了。


  冬至那天高鹤提早回了家,街上行人匆匆,提着大大小小的包裹,这座灰败繁华的城市,终于也染上了一星半点的喜庆气氛。


  高鹤坐在车里,看街上的人流在...

隐杀

隐杀


吴亦凡能当演员纯属意外。


毕竟在他的认知中,自己能活过二十岁已经算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。然而他现在不仅好好地活到了26岁,而且还功成名就。`

他这个人从小命不好,五岁跟家人走失被拐卖,卖给新的父母之后却总是不听话,勉强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,因受不了养父的打骂,他自己一个人逃了。后来身无分文饥肠辘辘的他被组织收养,成为了一名杀手。


吴亦凡所在的组织每年都会收养孤儿或者从街上捡很多流浪儿,这些孩子没有父母,没有其他家人,背景单纯,像一张白纸。活着不会有人照顾,死了也不会有人悼念,最适合伪造身份去完成某些见不得光的勾当。吴亦凡他也是这样,他在街上流浪了一段时间,被组织发现的时候...

事情闹了这么多天,我一直都有关注,之所以没出来讲话,一是觉得我没什么要说的,毕竟傻逼天天有,今年特别多,挨个说我是不是得累死?二是我真的觉得没必要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大家想法不同不强求了。

现在我忍不了,我也不是要骂谁谁谁。我全当做一个科普,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的规矩,不需要你遵守但是起码请你尊重这个圈子,大家自己玩自己的OK?

1.【老吴】这个称呼是前团余孽,那些人拉瓜吴亦凡用这个叫他。凡受圈没有叫他这个称呼的,因为这让大家想起来他以前那些前团西皮。前团西皮偏受,无条件包容受,对吴亦凡各种苛求,具体极品事件微博都有,我也懒得多说,这也是我家不欢迎前团攻粉的原因。
至于某选手这么叫,我没什...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jEwMzA5NTcyMQ==&mid=405351538&idx=1&sn=0efc8d5bfb46f02f81ecca7142b0247e&scene=21#wechat_redirect

大半夜把人物翻出来看,看的满脸都是眼泪。
什么时候再能看一次掏心掏肺的采访呢。
唉。

© Neverland | Powered by LOFTER
下一页